西部散文选刊网站

西部散文选刊2018年第4期  文章正文

当年那个年

字体:


  一支笔是如此的沉重,沉重到几乎无法提起。用尽整个心力提起了,却又被泪水压弯了腰,不得不慢慢放下。又快过年了,老家的风俗,过年要上坟;祖上的家训,过年要给父母磕头,父母过世要到坟上磕头。

  十几棵小松树围绕着一座孤独的坟莹在瑟瑟发抖,她们是我栽的,她们就是我,是母亲面前永远也长不大的我。人未到坟前,泪水已洒落前襟。

  那年十三岁,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我,心中还没有母爱的概念,母亲就在一场车祸中离我而去了。家,瞬间倾斜了,大人们好像故意躲避这个家在外面拼命劳作,只有放学回家的我独自面对这空荡荡的弥漫着惆怅和忧伤的老屋,房角的漏雨伴着泪水无情的敲打着本已破碎的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西部散文选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