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部散文选刊网站

西部散文选刊2018年第10期  文章正文

忘不掉父亲临终前说的那句话

字体:
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还没喝上我……我老生胎的茶叶呢,我要等着喝上我……我老生胎的茶叶……才……才走呢……”父亲去世前说的最后一句话,一直回响在我的耳畔,铭刻在我的心里。

  1979年的农历二月二十六日,处在弥留之际的父亲,不时呼喊我的乳名。大概是下午学生放学时刻,我骑着借同学的自行车从县城走了80多里路赶回家中。哥哥们看见我从大门口推车进来,惊异地说:“这老人家心里惦记着他的老生胎,刚在口里还念叨着名字,人就真的来了。”我撑好车子,来不及擦汗就奔到上房,看见父亲的脸蜡黄蜡黄得没有一点血色,嘴大张着,出气很是吃力。我跪到炕跟前,双手握住父亲那瘦得皮包骨头的冰凉的手,把嘴靠近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西部散文选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